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

返回首页 阅读记录

    【新书史上最牛魔头已经开始更新,默默地求点击、收藏、推荐票支持!】

    夺宝之战,臻入极端,加持鸿蒙造化之能,江晨一身修为,尽展魔神禁忌之威,身形变幻之间,岁月轮锋芒所向,转眼便就跨越时间、空间之极限,跃现在宋大飞的面前,携无匹之势,凛然斩落。

    若是再全盛时期,对阵宋大飞这样的王者,他就是空手也能够将他镇杀,但很可惜,现在的他,只是半魂之身,无法发挥神魔之身的所有威能,好在,他还能够借助鸿蒙之根、造化青莲的力量加持,再加上岁月轮神兵助力,倒也能够重现巅峰战力,剑锋所向,足令天地都为之失色。

    先前一番激战,宋大飞对江晨可谓十分忌惮,此刻,眼见着江晨当头一剑斩落,哪里还敢硬接,体内元功运转,达至极限,聚合无穷水元之力,在头顶处形成一片水幕,风过处,堆叠起千重骇浪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乍见宋大飞石体向后爆退,而他原本所在之地,水元汇聚,眨眼之间,凝出一尊蓝色巨人法相,身高九丈,头生独角冲天,手中持着一根通体幽蓝色粗大战矛,横天一扫,抵挡来袭剑光。

    “挡得住吗?”

    江晨一身昂然战意勃发,岁月轮锋芒所向,剑芒卷如匹练,生猛的将成千上万重惊涛骇浪生生劈开,随即,浩瀚剑芒破空直进,伴随着“砰”的一声金铁交戈的巨大声响,直接斩在蓝色巨人法相之上。

    这蓝色巨人法相,乃是水王宋大飞以自身本源凝练而出的深海化身,虽然有着不少的缺陷,却也当真厉害非常。但是,仍凭深海化身近乎不灭之躯,面对着江晨这可怕一剑依旧还是显得有些脆弱了!

    “噗嗤”

    岁月轮剑锋一斩而过,仿佛就像是切豆腐一般,那高达九丈的深海化身顿时从中间一分为二。既然已经动用了底牌,江晨就没有放过对手的打算,毕竟,以他现在的状态,强行爆发全力,可是要付出很大代价的。

    凌厉剑身不住剧颤,飞速旋转不休,剑气吞吐之间,伴随着江晨口中长啸破空,纵横交织,瞬息之间便将那已经被他劈成两半的深海化身生生绞成一片虚无,被周遭因激战而掀起的猛烈罡风轻轻一吹,宋大飞还来不及有所反应,已然消失无踪。

    “呃!”

    一声闷哼,刹那间,宋大飞身体一震,胸口起伏波动,口中猛然喷出一口鲜血,脸色瞬息之间苍白万分,显然,深海化身被江晨彻底杀灭,让他受了极大的损伤。

    前后不过电光火石的时间,两大逆天战者联手,却在江晨的手下遭遇了前所未有的惨败,此时此刻,江晨展现出来的战力之强,俨然已经超越了王者之境,甚至,能够与传说之中的皇道至强者相比。

    相互对视一眼,宋大飞和单骏两人皆是看到了彼此眼中的惧意,虽然,王者号称万古不朽,但这并不是说,就不能被杀死,古往今来,洪荒天界有多少王者陨落,数都数不清楚,便是他们,久远之前也曾死过,如今虽然逆天重生归来,可也绝对不想再尝试第二次,是以,他们心中却是萌生退意了。

    江晨一剑斩灭了宋大飞的深海化身,正要乘胜追击,惊觉二人已然有了退意,却是哪里肯容,口中当即便是狰狞一声冷喝:“打不过了就想跑,这个世界上,哪里有这么便宜的事情!”

    言语未尽,翻手之间,强劲勃发,顿时,岁月轮仿佛一只离弦羽箭,脱手而出,撕裂开重重的虚空,化作一道耀眼的惊虹流光,顿时激射飞驰而出,径直射向了水王宋大飞。

    乍然听得飞速接近的破空声响,眼见着惊虹流光破空袭来,宋大飞连忙将手一抬,全身法力一齐涌动,尽皆注入掌中神剑之中,这是他的王者神兵,本就是无上至宝,此刻再经他豁命一催,顿时爆发出无比璀璨的湛蓝神光,水、冰、雾,凝结在一起,穿梭天地,破裂乾坤,再挡凌厉剑光。

    “挡得住吗你!”江晨口中一声冷笑,五指向前一伸,猛然张开,顿时,白青黑红黄五色神光倒卷而出,先天五行,弥盖乾坤,随着他五指微微旋动,顿时化作一道通天光柱,横贯天宇虚空。

    轰然一声,神光铺盖天地,跨越时间限制,明明后发,却越过了岁月轮,抢先截击在宋大飞深蓝王剑之上,霎时之间,偌大天地乾坤,猛然为之一阵巨颤。

    “噗”

    岁月轮同时瞬息而至,瞬间透穿了宋大飞石体胸膛,带起一蓬血雨,留下了一个异常恐怖的大洞,石人鲜血不断涌出,染红了衣襟。

    江晨身形闪烁,隐现之间,已经越过了宋大飞,手一伸,接住了岁月轮,那原本晶莹剔透的剑身之上,还有几滴鲜血没有滴落,显得异常恐怖,狰狞非常。

    微微抬起剑锋,江晨伸出舌头轻轻的舔了舔剑身之上的鲜血,脸上浮现出一抹狰狞笑意,口中冷然道:“都说王者不朽,今日,本座要逆天而上,再杀一王!”

    杀王,杀王!

    话音落,剑光起,江晨欲要再杀一王,霎那之间,只见岁月轮拖着千百丈长短的庞大剑芒,撕裂重重虚空,径直往水王宋大飞头上斩落。

    已受重创,宋大飞哪里还敢抵挡,连忙招手,将一面冰镜自无尽虚空中拖拽而出,镜面所向,光芒闪耀,铺天盖地般展开,遮蔽日月,无尽辉芒闪烁间,一道道冰幕凝结,层层叠叠,将前方的虚空遮揽的严严实实,密不透风。同一时间,宋大飞身形爆闪,隐现之间,足足退出去上千里之远。

    凌厉无比的剑光破空斩落,漫天的晶莹冰幕全都抵挡不住,瞬息之间已经破碎大半。江晨周身全都是狂暴的庞大神魔之力汹涌波荡,手中擎着岁月轮生生的穿过冰镜防御,剑芒去势不停,好像是根本没有遇到阻挡似地,继续飞驰向前,往远在千里之外的水王宋大飞当头斩落而下。

    “休得猖狂!”

    生死一瞬,千钧一发,却见单骏血元爆发,掌中血剑吞饮无尽血元,顿时爆发出一阵耀眼的赤红神光,随着单骏一声大吼,血剑自他手中猛然激射而出,透过重重的虚空,径直射向了江晨后背。

    江晨口中一声冷哼,撇嘴出声,漠然道:“单骏,你这是在找死!”说话间,竟是头也不回,空着的左手五指一张,五色神光流转,道道长虹交织闪耀,化作一股磅礴大力,向着破空而来的血剑抵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轰然”一声巨响,震破虚空,破空血剑仿佛是撞到了一道永远也无法逾越的天堑之上,随着江晨的五色神光逆转爆发,血剑以比来势更快的速度激射而回。

    单骏眼中乍见骇然,想不到自己不惜爆发血元的搏命一击,竟也无法给江晨造成一点的阻挡,就在这瞬息之间,血剑已经弹射而回,狠狠的砸在了他的胸膛之上。

    “噗”

    口中狂喷出一股鲜血,单骏纵使身为逆天战者,也难以承受,整个人人已是止不住的向后抛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江晨丝毫不管单骏,手中擎着岁月轮,无匹锋芒,直奔着水王宋大飞一斩而落,这一剑,他要以王者性命,奠定自己在洪荒天界的禁忌威名!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天地浩荡,四海奔腾,杨逍全力催动赤煌凶剑,死亡之决,天地之判,直有毁天灭地之能,欲要吞灭万物众生,尽皆沉沦。

    悬空老祖极元同崔,吞纳无尽虚空之力,再和神兵之利,突破极限的战力,爆发出近乎无与伦比的庞大力量,瞬息之间,倾荡了浩瀚风云,似是江河逆流,浩浩荡荡,直奔着江晨死亡杀招,轰然迎击而上。

    瞬息极致,极端交锋,两大逆天王者,纳气吞元,气势节节高涨,达至巅峰状态,毫不留情的强势出击,不可计量的庞大力量撞击,浩瀚虚空之上,整个天地好似煮熟的水一般翻腾起来,虚空破碎,重归混沌,化为狂暴无比的地火风水上下翻腾,但转瞬之间,混沌又被破开,重演天地之变。

    “噗”

    无尽狂猛风浪之中,雷霆震动,天地掀起无边狂澜,激起风云雷霆震荡,无穷威力爆发,浩瀚的雷霆罡风,来的突然,去的更是快疾到了极点,短暂的一阵疯狂肆虐之后,顷刻之间,便是随着交锋的落幕而彻底的尽散无形,只剩下一道利刃刺入**的轻微声响,却响彻了天地乾坤。

    极招过后,放眼看去,但见目光所及之处,到处都是纷乱狂舞的残留风云,满目疮痍,不堪入目,双方交锋的中心之所在,更是显现出一个可怕的空洞,透发出一股庞然吸力,吞没周天之势,震荡乾坤寰宇。

    而在无边风云的背后,却是令人震撼的结果。

    杨逍,悬空老祖,两人的剑同时刺中了对方的胸口,然而,虚空刃虽然是悬空老祖的王者神兵,威力无穷,但却也无法攻破功德金轮和太虚战甲的双重防御,再伤害到杨逍的不灭之身;反观杨逍,赤煌凶剑锋芒所向,径直破开了悬空老祖的所有防御,冰冷的漆黑剑锋。直接插入了他的胸口。

    鲜血,沿着剑锋缓缓流溢而出,血色,是生命凋零的表象,纵然是强如至高无上的天界王者,也终究还是难逃劫数,这是修行者的宿命,从踏上这一条路开始,就注定了会走到今天这一步。

    “你”

    悬空老祖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,吞纳无尽虚空之力,加持无上神兵的自己,在占据了几乎绝对优势的情况下。竟然会败在杨逍手中,这一败,他败得彻底,败得足以将自己的所有全都葬送。

    “想杀我,没那么容易!”

    生死一瞬,没有畏惧,反而更加激发了悬空老祖心中属于无上王者的高傲与愤怒,当下,只听他口中一声沉喝,吞纳虚空之力,将自己的力量提升到了极限,无匹浑厚元气,震荡天地虚空,竟是想要不惜一切代价,奋力一搏。

    “都到了这样的地步,还想绝地反扑吗?”

    战斗到了现在这样的地步,无论如何,杨逍也不可能放任对手安然走脱,当下便自一声冷笑,口中漠然出声道:“先前,你若是乖乖选择退避三舍,本座倒也不会对你出手,可惜,斯人缘浅难救,此刻,你再想反扑,迟了!”

    伴随着他冷漠的话语,手上力气顿时暴增三分,无坚不摧的赤煌凶剑,激发出更加凶厉狠辣的锋锐剑气,妖异黑光,森冷杀意,径直贯穿了悬空老祖的胸口,坚固如石人王体,也难以承受。

    鲜血狂飙,生机断绝!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........”

    莫名的狂笑声响,回荡在天地之间,是悲痛,还是自嘲,是在嘲讽自己这一生的至高无上,悬空老祖只是想要保留自己身为王者最后的傲骨与尊严。

    “悬空老祖,这条王者之路,你走到头了。”

    杨逍冷然沉喝,随即退身拔剑,带起一蓬鲜艳的刺眼的石人血,抛洒半空,渲染出一片不同的凄艳绝美。

    天地之间,最绝美的景色,莫过于盖世强者陨落的刹那。

    虚空之中,悬空老祖跄踉后退几步,摇晃的身体即将倒下,口中的狂笑,挽着风中的悲歌,是一代王者最后的喘息。

    至高无上,至死不屈,曾经主宰天界风云,盖压诸天万界,自以为能够操控万物众生的命运,到头来,是否又真能识得命运二字?

    半空之中坠落的身影,这一刹,整个洪荒天界,都莫名的为之一颤,天降血雨,纷纷飘摇落下,似在为王者送葬。

    “唉!”

    一声叹息,是为赤煌剑吟,是为昔日相识,更是了断了一段早已注定的宿命姻缘,杨逍看着手中染满了石人鲜血的凶剑,不禁转眼看向另一处战局:“这又是何苦来由?”

    

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

返回首页 阅读记录